注册English报告下载

赵明昊

研究领域:国际关系  一带一路  

E-mail:zhaominghao@126.com

简 介

  博士、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CSCAP)中国国家委员会委员。受邀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中国南海问题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客座研究员、意大利亚洲观察家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等。


  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对外政策、中美关系和美国外交。在《国际政治研究》、《美国研究》、《现代国际关系》等核心学术刊物发表论文,多篇文章被《求是》杂志、《新华月报》等转载或转摘,并在《人民日报》、《中国日报》、《纽约时报》、“世界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等知名媒体发表时评。曾应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德意志马歇尔基金会、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等智库邀请参加国际性论坛并发言。

近期,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这一突发性事件带来的冲击,中美双方加大了沟通力度。尤其是,两国领导人的通话向外界释放了中美关系的积极信号。特朗普总统称,美方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抱有信心,并愿全力支持中国抗击疫情。此外,中美双方还就如何落实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进行了交流。习近平主席强调,希望美方同中方相向而行,坚持协调、合作、稳定的总基调,推动中美关系在新的一年沿着正确轨道向前发展。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仍在持续,这不仅使中国面临重大的挑战,也给本已负重前行的中美关系带来新难题。按照计划,“第一阶段”中美经贸协议的部分内容在本月开始执行。但不少人担心,疫情将使协议的执行受到影响。更重要的问题在于,疫情正给中美两国经济以及全球经济带来不可忽视的压力,中美双方是深化协调与合作,还是任由形势恶化,北京和华盛顿亟待作出正确的选择。

中美将在2020年1月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这是两国试图缓和紧张关系的重要成果,双方经贸谈判团队为此付出了巨大努力。外界对协议褒贬不一,在美国国内和中国国内都存在一些批评的声音。最终达成的协议具有一定的平衡性,它注定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面对巨大的利益分歧,中美实现了必要的相互妥协。

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给两国缓解紧张关系带来重要转机。在对华政策上,特朗普政府与政策界精英之间依然存在分歧,并非“铁板一块”。而且,从近期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高官的有关表态看,特朗普政府内部也出现寻求对华政策新路径的重要动向。

2019年是美国竞争性对华战略基本框架成型的一年。在特朗普政府大力推动下,美国对华政策重心从延续多年的管理中国崛起转向阻滞中国崛起,并形成相应的政策制定和执行机制。在华盛顿,加大与中国竞争、限制中国崛起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新的“政治正确”,对华政策的“后接触时代”似已来临。

在特朗普政府的直接推动下,一种明显区别于“接触+防范”战略的竞争性对华战略正加速形成。美国政策界围绕竞争性对华战略展开辩论,就如何与中国实现“竞争性共存”等问题提出建言。下阶段,美国竞争性对华战略将进一步调整、深化、演进,对抗性或会更强,美方采取的“经济问题安全化”等策略和做法将给中美关系带来新的复杂挑战。

近日,在中美双方围绕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进行密切磋商的背景下,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威尔逊中心专门就中国政策发表演讲,称美国正在就对华政策进行“根本性的重构”。大约在一年前,他在哈德孙研究所围绕同一主题的演讲,被外界普遍视为美国对华展开“新冷战”的宣言。

9月26日,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四国外长在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会议期间举行会议,会议由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主持。这是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对话”或称“四国机制”(Quad)首次进行部长级别的磋商,之前这一机制一直维持在司局级官员层面。

共84条记录 共11页 第1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G20与中国》

    本书从“历史”的角度介绍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赵明昊:大阪元首会晤后的中美关系

2019-07-09

6月29日,中美元首在大阪举行了长达80分钟的会晤。美国将不再对剩余3000多亿...

研究员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