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English报告下载

到目前为止,新冠肺炎已经发展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球大流行,而且疫情中心也从中国转移到了欧洲和美国,即西方文明的所在地区,正好可以观察一下这个文明到底是如何应对这场百年不遇的大瘟疫的?在应对过程中这个文明又显现出哪些根深蒂固的天性?

中国以外COVID-19累计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双双超过了中国之后,客观上形成了中国湖北疫情、中国湖北以外疫情和中国以外疫情三个不同疫情发展曲线的对比。

“中国奇迹”的发生本质上就是广土巨族规模的现代国家成功实现了工业化和现代化,而高速经济增长正是天下型经济体在享有了和平环境和政治稳定两大外部条件下固有潜力的充分释放。为此,2020年1月12日,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第187期系列讲座,2020年的第一场讲座邀请到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文扬老师,重新深入解读中华文明。

中国太大,历史太长,“关于中国”可以是关于中国历史、中国文化、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也可以是关于中国政治、中国经济、中国军事、中国科技、中国外交等等,用20-30万字的篇幅来写任何一个方面,也都只能是入门;所以,当试图用这样一个中等篇幅直接触及“关于中国”这个宏大题目而不仅仅是“中国历史”或“中国经济”时,就不能停留在千头万绪、涉及方方面面的表层,必须尽可能深地进入到问题的核心部分,围绕最为本质的少数几个问题进行论述。

上周,《观方翻译》的最新作品——瑞士《世界周报》10月16日对美国哲学家、经济学家、数学家、乐评人大卫·保罗·戈德曼的采访文章——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和议论。译者Kris介绍说,戈德曼是香港英语媒体《亚洲时报》的联合拥有者,时常以“斯宾格勒”为笔名对西方危机大声疾呼(其笔名取自《西方的没落》的作者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译者翻译此文意在呈现一个有意思的视角,展现一个聪明、体面的对手如何看待中国。

新中国70年,与中华5000年,有什么样的关系?这是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文扬在今年年初提出的问题。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也就有了持续至今的系列文章“70年对话5000年”。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如今专注政治、历史研究的文扬老师,出身于海军,还曾有多年海外生活工作经历。这些过往,让他在重新审视中华文明和新中国发展时,多了一些坚毅和宽广视野。

中国人的“天下”这个观念,从商朝时开始萌生,到西周初期建构完成,至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了。从观念史的角度看,“天下”观念之诞生实际上是一个特殊现象,而不是普遍现象;因为该现象的发生需要多个外部环境条件,包括大量氏族从游居转为定居、定居地点分布在一个广阔且相对平坦的地理区域内、定居区域构成了一个中心-四方的地理格局等。

40年似乎很长时间了,长到我们中的太多人只记得正在发生的“中国奇迹”,而早已忘记了战争这回事。40实际上时间很短,短到还没有超出“战争经济学”的宏观历史尺度,还在“战争作为一种经济活动”这一原理的作用范围之中。

共100条记录 共13页 第1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G20与中国》

    本书从“历史”的角度介绍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文扬:中国“是一个伪装成民族国家的文明”,该怎么理解?——70年对话5000年(11)

2019-06-17

通过对定居农耕社会与骑马游动社会之间的文明对比,可以更深地解释中华文明和中华政治...

研究员专栏